我个矫情大智障

嗯,废人,抑郁症???反正废了

贼难受,在宿舍,日常偷带手机,打扰了

在学校宿舍里,这几天情绪不好,很难受很难受,真的害怕自己忍不住去死,可是又害怕不是抑郁症,他们骂我(;д;)

每日一刷??

很讨厌长辈跟我说:“你懂啥?!”我懂的不少,真的,他们懂什么?懂我抑郁吗?懂我感觉吗?虚伪的令我恶心,都不让我如意,不交朋友说我人缘差,有朋友了不让我和她来往。几乎每天变个法的买骂我,真的是。

为什么我还活着呢,都这么讨厌我,我有什么意义???

想哭。。

我和朋友QQ电话,我三姨就来说我:“成天抱着手机说话,笑,恶心死了,跟信子一样。”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了???我把麦关了,冷笑一声:“我连笑和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?”三姨一愣:“没有。”我笑死了,你那只眼睛看见我成天了??我还上学呢。真的快被逼病了,我不抑郁才怪呢。真的虚伪恶心。我朋友挂了电话,有声音:“看,人家都挂电话了。”我呵呵一笑:“还不是因为你!”真的恶心,我还不如不住你家呢,装出一副关心我的样子,然而呢?

。。。嗯,在她眼里我就是矫情吧。?。

一点点发泄吧。。

嗯,这里废人者,一个小号,只是废人加了一个者字而已。真实网名且不会说的。
我直接讲吧,今天发生的。
我今天中午从辅导班出来下了小雨,我回到三姨家,我表弟发信息说他们中午不会回来,让我自己出去吃。我给手机充电了一会儿电,12:22要出去吃饭了,我在背包里翻串钥匙的鞋带勿勿出门。刚出门三姨就打电话问我带钥匙了吗?我摸一把口袋,发现我只带了一根鞋带。我愣住了,对三姨说,我带错了。
三姨让我表弟回去开门,我等他到他家,他上楼到门口,摸了半天口袋,他说他钥匙忘车库门上,让我快去拿。
我勿勿忙忙地跑下楼去拿,发现什么也没有,我有些害怕被骗(他骗我把我困在门外过)我又跑上楼要说门上没有,发现他不见了,更害怕了,但我觉得要相信他就发信息:你人哪了?他回:我在隔壁家。我信了,我不认识他们认识的人就不多说。就出去吃饭了。
我心里有些不舒服,我在一个软件里发了好几个贴子,也没人关心什么的。我觉得自己太矫情了,自嘲自己一下。朋友也没个安慰我的。我也不管了。
我吃完饭,出门,雨大了。
我手机也快没电了,慌了。
就发信息给我妈:妈,我被困门外了。都忘拿钥匙了
妈妈:不亏,你跟谁该去辅导班了。
我:我没有书包啊。
妈妈:需要啥?
那时候也就13点左右,辅导班14点半开门的。
我:太早了。
没有一句安慰,就更委屈了,就在门外哭了一会儿。立马止住泪,在三姨门外又敲了一会门,没人。应该真没人。
我:我要淋雨了,再见。你已经失去我了。
没有一个人安慰我,我下楼,在小区里开始淋雨了,因为下雨也没人了。我只穿了个裙子,又闹了这么久手机没电关机了,我便在雨中散步。
对了,我对我表弟发信息:老子淋雨去了。他回个:骗人,我刚刚还看见你了。
我没在意,一直淋一直淋。
我这人喜欢把怨气积一起发:前天生日没一个人说生日快乐,昨天我爸一发生日快乐,我一说就有人知道了。
生日也记错了。。。真是的。表姐说了一句生日快乐,中午吃了一个小蛋糕完事,我无所谓,十二岁生日也没过(在我们这里,十二岁生日挺重要的。)我也不是很讲究。但是我三姨也太假了,她刚她前天给我买了裙子,声称她是知道我生日的,我就看出来了,她不知道。
哭了一遍,怨气还有很多,比如在我妈面前做样子,本来我是睡沙发的,后来因为别人转到表姐房间,睡地上(床很大,。。)我额头上长痘痘了,又装样子让我用洗面奶(第一次用。。)我觉得太虚伪,而且我妈给三姨钱了,连水费,电费什么的全算了。。。
我淋了一小时多的雨,,,
我怕和我一起去辅导班的女生说什么,跑上楼等她出来。
她刚一开门,在楼上看到我:你好早啊
我笑了笑:嗯,走吧。
她:你东西呢?
我:放三姨家里了。
她:去拿啊
我:,,没钥匙
这时候三姨家的门开了,是表弟。我很气,他明明有钥匙,还骗我!( ¯ᒡ̱¯ )و我想哭,但没哭。
明明我这么信任他。
表弟打电话给三姨了:喂,她回来了。
然后他们开始一个颈的问我去哪了,找了我半天。
找我半天?我一直在楼下淋雨啊,真是可笑。
我冷笑一声:没事。
立刻收拾东西走人。


晚上十点左右,姨夫回来了,问我:你是学习比xx(表弟名字不可说)我玩着手机一愣:没啊。
我讨厌姨夫瞧不起我的样子,在我面前贬低我,抬高表弟。真是恶心。
他问:你去哪了?
我不想告诉他:关你们什么事
他:你是学习比xx好了,甩摆啥类。
我只感一阵恶心:他又不让我进门。
我明明敲门了,他不开啊。
我能怎么办?
他让表弟睡觉,一脸不信我。我呵呵一声。
他:呵呵个屁。
他走了,我听见他和三姨的声音,好像在谈我,我不想表达什么。
我真的什么也没做错。

好了,就这样了。那个,如果有人看的话,能不能说声生日快乐啊,我的生日也只有3个人说了。。。谢谢,打扰你们了。